留美学子看奥兰多枪击事件

2019-08-24 14:55 来源:未知

  同性恋遭歧视 枪支日益泛滥 “独狼”恐袭上升

  美纠结在“十字路口”

——留美学子看奥兰多枪击事件

  “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枪击案”“这是“9·11”事件后美国死亡人数最多的恐怖袭击”,美国奥兰多枪击事件之后,关于此事件的报道铺天盖地,“最严重”“极端”“激进”等字眼频繁地在新闻里出现。这起发生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的枪击案,导致50人死亡,53人受伤,犯罪嫌疑人奥马尔·马丁被当场击毙。此事件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也震惊了国际社会。在美中国留学生是当地社会生活的参与者和零距离观察者,他们对此事件有哪些思考呢?

  枪对于很多人来说像手机一样平常

  据报道,枪手奥马尔·马丁携带了一把手枪、一把攻击型步枪及其它可疑装置,“独狼式”袭击造成重大的伤亡让人唏嘘不已,也把“控枪”“禁枪”这类纠缠不清的老问题再次加热到沸点。虽然涉枪暴力事件层出不穷,枪支泛滥广受诟病,但解决“枪祸”不易。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明确规定“人民持有并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可侵犯”, 无论是禁枪还是控枪都面临这道难以逾越的宪法障碍。

  奥兰多枪击事件之后,笔者采访多位留学生,请他们谈谈对美国允许民众持有枪支的看法。在美留学生张小帆认为,枪支泛滥是个越来越严重的问题,她赞同美国禁枪。而其他几位留学生则从美国民众的视角出发,认为禁枪、控枪均很难实现。在美国圣克劳德州立大学留学的朱明虽然认为枪支会带来危险,但他并不太赞同禁枪。因为民众可以携带枪支是美国历史延续下来的习惯,一旦禁止,短时间会造成更大的恐慌。他的许多美国朋友都有枪支,在他看来,“虽然中国人认为枪支很危险,但对于美国人来说,带枪就像带手机一样平常”,朱明认为这体现了中美生活方式的不同。

  在俄亥俄州留学的Diana认为,枪击事件层出不穷的根源当然不在枪,而在于人,但不能否认的是,枪的泛滥的确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犯罪几率。即将从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毕业的李伯阳发现,身边会有留学生买枪,但他认为,留学生买枪大部分是为了扮酷和好玩,真正为了人身安全防卫的很少。说到美国有些州允许学生携带枪支进入课堂时,他表示反对,他认为枪支这类物品不应该出现在校园这类公共场合。

  同性恋群体受歧视成社会问题

  枪击案发生在一家名为 “脉动”的同性恋酒吧,被怀疑是针对同性恋群体的恐怖袭击,因此该案发生后,美国多地都发起了对同性恋者的支持活动。美国多个城市的标志性建筑前都为奥兰多事件悬挂了同性恋的标志——彩虹旗,并半降彩虹旗表示对遇难同性恋者的哀悼。“伊斯兰国”的推特账户被黑客入侵,将原本的恐怖主义信息换成了支持同性恋的图片和文字,包括彩虹旗图片及相关文字等。

  谈到获悉奥兰多枪击案新闻时的第一反应,朱明表示,除了为受害者及其家人感到悲痛以外,还感叹道:“社会何时才能真正宽容LGBT(性少数群体)!” 他介绍说,他所在的明尼苏达州和大部分北部州一样,对LGBT比较宽容,比如,他就读的学校设有LGBT中心。但是美国南部“反同”情绪比较高。美国的LGBT群体依然会受到不同程度歧视,面临很多阻碍。这些问题的解决不是一朝一夕之功。李伯阳认为,美国社会存在很多灰色区域,同性恋是其中之一。他觉得,社会还没有完全容纳这一群体。在西部和在纽约、芝加哥这些大城市,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比较高,然而在南部的一些小城市,同性恋者往往被主流社会排挤。因为那些城市的移民比例相对较高,而他们往往思想保守。笔者采访的其他留学生普遍认为,因宗教信仰而歧视同性恋在美国是个比较严重的问题,此次枪击案中,不能排除枪手马丁是因为极端思想而仇恨同性恋。

  Diana也有类似的感受,她认为,同性恋者在美国是弱势群体,一些人表面上对同性恋者很尊重,并与之和平相处,但其实背后很反感同性恋。根据她观察,美国与中国有一点不一样,大部分中国人倾向于管好自己就可以了,但美国人不是,他看你不顺眼就一定要告诉你,让你不好过,很多美国人都会这样。因此,美国同性恋群体处境更艰难。她认为,法律包容不代表民众包容。比如,关于男女平等,美国已经有充足的法律保障,但抱怨歧视女性的声音还是不绝于耳。这些问题很复杂,与宗教、受教育程度都有一定关系。

  政客不应用受难者兜售政治理念

  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让此案变得更加复杂。马丁今年29岁,是阿富汗族裔美国公民,其父母是阿富汗移民。在枪击案之前,他曾向警方宣誓效忠“伊斯兰国”的领袖,枪击案之后,“伊斯兰国”也宣布对此事负责,但目前尚没有证据证明他和“伊斯兰国”之间有直接联系。马丁生前也曾多次在社交网络上发布激进言论,甚至曾被联邦调查局列为调查对象。

  马丁的作案动机目前尚无定论,但恐怖主义是大家一致谴责的。张小帆说:“恐怖行径让那么多无辜的生命逝去。更让人忧心的是,这些恐怖分子就隐匿在我们身边。不仅是我,我身边的人都颇为震惊,大家都在哀悼遇难者。” 她表示,强烈反对和厌恶恐怖主义,希望全世界的人一起打击恐怖主义。

  除了恐怖主义之外,移民和宗教问题也受到关注,并成为了美国大选候选人之间争夺的热点。如共和党参选人特普朗在奥兰多枪击案之后,主张全面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猛烈抨击民主党在移民问题上的“政治正确”。而希拉里团队则认为,特普朗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有可能妖魔化穆斯林,甚至进一步激化矛盾。同时,她继续坚持“控枪”的立场。

  笔者采访的留学生一致认为,此事虽然会对美国大选有一定冲击,但不会突然改变民众的支持对象。同时,他们对美国大选有着自己的看法。朱明开玩笑说,美国这边经常有个笑话:如果特普朗当选,大家就要移民加拿大。他认为,比较理性的民众会支持希拉里,感性的会支持特普朗,因为相当一部分美国人不喜欢有太多外来移民和其它宗教因素打扰自己的生活。特普朗靠一张嘴挑起了大家的愤怒,容易获得感性者的支持。他说,作为中国人,朱明表示,他会希望特普朗当选,因为特普朗的对华政策相对和缓友善;作为地球人,他会支持希拉里,因为希拉里从政多年,有化解国际社会矛盾,促进全球稳定的能力。

  而Diana则表示,希拉里和特普朗她都不支持。她觉得希拉里是典型政客,给人矫揉造作之感,同时,她还陷入“邮件门”危机。Diana认为,虽然特普朗观点有其合理性,比如非法移民确实是美国社会的一大问题,但太偏激,其提出的应对政策,对正规移民、本国民众往往不公平。

  奥兰多枪击事件是场悲剧,暴露了美国社会深层次问题,深刻影响该国政治走向。受访学子认为,美国政客们应该对此次袭击中逝去的无辜生命保持应有的尊重,不能用他们来推介和兜售自己的政治理念。今天的美国无疑又一次纠结在“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的“十字路口”,不同政治力量对“枪祸”这同一“病症”开出的“药方”迥异,甚至截然对立,从这个意义上说,“脉动”酒吧刺耳的枪声也正撕裂着美国社会。(周咏)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网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留美学子看奥兰多枪击事件